013-21993107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那些經典海外動畫片是這樣走上中國熒屏的

2020-11-12 12:57上一篇:時代記憶:傳承中華禮樂之道 打造記憶成長之禮 |下一篇:沒有了

改革開放后,“洋動畫”隨著其他海外影視節目,利用正在飛速發展的中國電視事業,走出億萬少年兒童的課余生活。1979年,中央電視臺先河內地電視臺譯制和播映海外動畫片的先河。之后,一批經典海外動畫片相繼踏上了中國熒屏。由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兩卷本《童話回憶》,對1979年至1992年間國內電視臺熱播過的主要外國動畫電影和電視動畫片做到了詳細的辨別與總結。我們借此摘編整理了部分內容,以饗讀者。——編者《鐵臂阿童木》黑白影像時代的動畫啟蒙運動1950年,正式成立旋即的日本《少年》雜志要求刊出連載中漫畫。接手這一任務的,是剛從大阪大學醫科專門部完結學業的手冢清領蟲。盡管原子彈帶給的后遺癥還預想傷口,但是對原子能的利用是整個世界最風行的科技話題。仔細觀察到這一點的手冢要求用代表 “科學變革”的 “原子”(ATOM,即中文發音的“阿童木”)一詞作為新作的大標題。故事描寫了科學家天馬博士的兒子飛雄因車禍遇難,悲痛欲絕的博士按照兒子生前的模樣生產了一個機器人。然而,機器人又怎能確實替換自己的兒子?在殘忍的事實面前,天馬博士喪失了愛心和冷靜,一氣之下把他賣給了馬戲團。救下好心的茶水博士找到了這個不同尋常的“孩子”并將其贖出。而后,憑著“十萬馬力、七大神力”的本領,這位心地善良勇氣的機器人少年以“阿童木”之名開始了自己的新生。《鐵臂阿童木》自連載中伊始之后大受歡迎,短短數年就積累了超高的人氣。整個20世紀50年代,手冢清領蟲嘗試了眾多新的題材和新的表現手法,他在這世紀末創作的諸多作品,有的出了曠世名作,也有的持續了一段時間后之后草草完結,一直預示著作者和讀者的,只有阿童木。日本電視動畫的原點1962年,手冢清領蟲正式成立動畫公司“蟲制作公司”(以下全稱蟲制作)。在電視普及化的時代背景下,將《鐵臂阿童木》動畫化的外部環境已幾乎成熟期了。預示著節奏感十足的樂曲,1963年1月1日18誜30,在無數雙溫柔的眼睛的身旁下,那個過去僅有逗留在紙上的小機器人居然一動了一起,一躍飛上天空,還向他們鞠躬眨眼——這不正是自己曾在夢中看見的一幕嗎?!意味著半小時的節目,令其整個日本的少年兒童凝結了!《鐵臂阿童木》第一集播映后就取得了27.4%的收視率,之后堪稱一路走高,長年保持在30%以上,并一度超過40.3%這個迄今為止再未被超越的日本電視動畫片最低收視率紀錄。1966年12月31日,在倒數播映了四年后,《鐵臂阿童木》再一在第193集步入了大結局:由于太陽產生異變,地球溫度急遽下降,為中止這一危機,阿童木要駕駛員一枚火箭,將能誘導核聚變反應的裝置射入太陽內。但是中途火箭經常出現故障,阿童木最后自由選擇用自己的力量引著彈頭向太陽飛過,而這意味著致敬……當看見這一幕時,電視機前的孩子們僅有憤慨了,其中有很多人、甚至還有一些陪看的家長,都為片中阿童木壯烈犧牲自我、解救地球的偉業潸然淚下。一時間,諸如“不要殺掉阿童木”這樣的觀眾寫信塞滿了蟲制作的信箱。中國吹“阿童木旋風”1979年,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中央電視臺開始對引入海外影視節目展開慎重的嘗試,動畫片淪為試驗的優先選擇。盡管儉樸的黑白畫面早就落伍于時代,但憑著史上百變的收視率,阿童木力壓眾多遠比其光彩奪目的動畫明星,代表日本動畫 “使臣”中國。1980年春末夏初之際,《鐵臂阿童木》的第一批播出母帶寄給了央視。負責管理少兒文藝的編導李真惠兼任該片的譯制導演。經過甄選,《鐵臂阿童木》的配音人員,最后由北京廣播學院播音系77級(恢復高考后的第一屆大學生)的學生們參演。確實留下配音的時間并不優渥,最后實質上是邊譯為邊配上邊播映的。

那些經典海外動畫片是這樣走上中國熒屏的

1980年11月10日至18日,也就是《鐵臂阿童木》播映前夕,手冢清領蟲以日本動畫協會會員的身份來華訪問。在北京參觀期間,手冢專門觀賞了數集早已配上好音的中文版《鐵臂阿童木》,贊許中文配音的水準“就樣子是中國自己的片子一樣”,并對中國配音團隊回應了衷心的感激。1980年12月7日,一個普通的周日。當晚19誜30,《鐵臂阿童木》第1集如期“現身”中央電視臺第一套節目,譯制動畫系列片在中國的播映大幕早已沖破。從此,每個周日的晚上,按時死守在電視機前等候阿童木的來臨完全出了當時中國少年兒童的一項必不可少的“家庭作業”。隨著“阿童木旋風”很快風吹遍全國,雪片般的觀眾寫信也源源不斷地寄給央視。其中,不少信件是各地的小朋友寄給阿童木配音者李真惠的:有的小朋友在信中說道因為家里沒電視機,所以每個周日都要專門跑到鄰居家去看;有的小朋友不告訴為阿童木配音的是一位阿姨,而在信中管李真惠叫“阿童木哥哥”……阿童木的動畫形象并沒負于于黑白畫面。在央視播映1963年版之前的1980年10月1日,長52集、以彩色技術新的打造出的阿童木的第二個動畫版就已開始在日本播出。黑白、彩色兩個阿童木能于同一時期、在一衣帶水的兩個國家競相同臺,也卻是一道不能多聞的別樣風景。2003年4月7日,由索尼影視娛樂公司聯合、日本多家動畫公司聯合推出了阿童木的第三個動畫版本——《ASTRO BOY·鐵臂阿童木》。2004年12月28日,央視少兒頻道仍以“鐵臂阿童木”的譯名播映了該片,這時離阿童木首度拜訪中國早已過去24年了。“我在這個故事里要談的主題是人類對機器人的種族歧視,并對正處于優勢者的行徑心存批評……對我而言,這類主題即使不是我故意要駁回的,也不會在無意識間跑完出來。”手冢清領蟲生前公開發表的這番話,在一定程度上點出了問世已多達60年的《鐵臂阿童木》這部作品和阿童木這個形象的精髓。今天,縱使那些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對未來世界的種種想象仍然時髦落后,但是這種滲入入每一張畫面的人文主義情懷和對人性的探究,卻很難因時間的推移而變黃。而支撐了這些思想的阿童木,即使是在“十萬馬力小意思,七大神力不有意思”的今天,也仍然人見人愛,在無形中取得了永生。《巴巴爸爸》九口之家帶來中國家庭8個月驚喜1968年5月的一天,法國巴黎第14區的Zeyer咖啡館里人聲鼎沸,有一對夫婦卻把注意力放到桌布上。丈夫德魯斯·泰勒是一位剛回到法國任教的愛爾蘭裔美國人,曾在哥倫比亞大學修讀經濟學,通曉數學和物理;他的法國妻子安娜茲·緹森當時正在巴黎自學建筑學。由于法語說道得還不流利,泰勒在咖啡館里不了重新加入周圍冷淡的辯論,僅靠和妻子在桌布上畫畫來解悶。結果,就在休閑娛樂開玩笑的涂鴉中,人見人愛的經典動漫形象“巴巴爸爸”之后在這間咖啡館的桌布上問世了。考慮到“ba”“pa”一般來說是小孩子出生于后年所會發的音,泰勒夫婦就要求用“巴巴爸爸”給這部漫畫命名。對世界的愛人是永恒的主題1970年,“巴巴爸爸”的第一本畫冊成功出版發行,此后的幾年里,圖書的反響和銷量一路水漲船高。于是,讓巴巴爸爸攀上電視展開演出的點子之后應運而生了。“巴巴爸爸”的動畫版最初共計發售兩部:1973-1975年制作的第一部45集(每一集5分鐘),又稱“經典系列”;1977-1978年制作的第二部取名為《巴巴爸爸歷險記》,共48集(每一集5分鐘)。據不幾乎統計資料,上述兩個系列的《巴巴爸爸》動畫片已先后在40個國家和地區播映過。就像泰勒所說的那樣,“巴巴爸爸”需要為人們所青睞,是因為“對這個世界的愛還是(這部作品)永恒的主題”。粉色的巴巴爸爸慈祥平易近人,極富智慧和愛心,又能在孩子們最必須的時候挺身而出。關于他的身世,在動畫版第一系列的第一集《巴巴爸爸的問世》中是這樣講解的:辛迪和弗蘭克兄妹家的后花園里,一個球狀物在地底下大大地生長收縮,再一遮住了地面,它就是巴巴爸爸。由于相貌奇特,巴巴爸爸最初被當成怪物關口在動物園里,他傷心極了。忽然他看見籠子外面爬到過來一只蝸牛,于是之后不由自主地念叨:“可里可里可里——巴巴逆”,于是他的身體就變為了蝸牛的模樣!泰勒夫婦把巴巴媽媽的膚色設計成黑色,是因為黑色與巴巴爸爸的粉紅色很配上。巴巴爸爸家的七個孩子——紅色的巴巴布拉伯熱衷運動;橙色的巴巴麗伯討厭讀者;金黃色的巴巴祖充滿著朝氣,愛人交好朋友;綠色的巴巴拉拉愛好音樂;黑色的巴巴鮑渾身毛發亂蓬蓬的,擅長于繪畫,具有藝術家的氣質;藍色的巴巴布萊特對科學興趣盎然;紫色的巴巴貝爾十分愛美,時常用鮮花打扮自己。這一九口之家總有一天充滿著幸福,無論他們去哪里都會繁華一路。引導譯制動畫片播出高潮1989年伊始,《巴巴爸爸》亮相央視《七巧板》節目,月攀上中國熒屏。隨著《巴巴爸爸》的播出,央視一套的譯制動畫片播映也超過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潮——雷打不動的周日18誜30之后熱播《米老鼠和唐老鴨》;每周四18誜30在《七巧板》播映兩集《巴巴爸爸》;每周五18誜30在《天地之間》播映一集《小不點》。除此之外,每周四20誜30左右還不會播映兩集《我的小怪物》。這樣算下來,1989年春,觀眾每周僅有從央視之后能看見四部風格各異的譯制動畫片,無非讓小朋友們大啖了眼福。當年,中國的小觀眾或許對需要“變形”的東西都有種本能的疏遠之感覺。回首1989年,中秋節周四傍晚,巴巴爸爸的那句“可里可里可里——巴巴逆”的咒語以及片中歡暢流暢的歐洲小調之后從千家萬戶爆出。而每一集結尾那段“低時速”繞口令式開場“這就是巴巴爸爸、巴巴媽媽……”,大自然也譏諷好奇心充沛的孩子們競相仿效。當時,在校園里讀得最慢的孩子,往往不會惹來一陣討厭的目光。今日提到本片時,很多“大孩子”對這段開場依然能倒背如流。從不滑稽地說道,《巴巴爸爸》的開場可以算是是一代人最不具代表性的歲月標簽。從1989年1月5日以后8月31日,《巴巴爸爸》在中央臺播映8個月后,再一掉落了帷幕。在《變形金剛》《非凡的公主希瑞》《恐龍急行克塞號》三大片風頭明正之際,“模范家庭”中流過著濃濃的愛人,不僅讓小觀眾深感寒冷,也給中國的家長們豎立了榜樣。《巴巴爸爸》全片完全并未經常出現過一個確實意義上的壞人,用泰勒的話來說,“不帶上任何暴力偏向也是我意味著堅決的,我只想給孩子們全然的幸福”。《巴巴爸爸》幾經32年,成就法蘭西曠世之作1953年春末,法國各地的電影院陸續公映了一部取名為《牧羊女和洗煙囪青年》的動畫電影。影片改編自安徒生的同名童話作品,彩色、寬銀幕、長片、嚴謹的刻畫、宏偉的場面……諸多開創性元素無一不想人們浮想聯翩——法國,這個電影的問世之地,此時顯然應當拿走一部能和迪士尼分庭抗禮的作品了。然而事實上,這畢竟制片人薩胡堅決編劇保羅·古里莫和編劇雅克·弗萊維爾的贊成,將未完成的作品自行剪輯拼湊而出的。在利用法律手段阻止未果后,氣憤的古里莫和普萊維爾公開發表聲明,堅稱了這部影片的合法性。以當時的標準來看,《牧羊女和洗煙囪青年》意味著是法國動畫發展史上一個極大的突破——法國本土動畫工作者第一次制作出有畫面如此精美、篇幅如此寬的動畫電影,它與同期的迪士尼長片比起毫不遜色。不過很似乎,薩胡沒能領會古里莫與普萊維爾的現實點子,全片風格在或許上更加趨向于同時期那些喧鬧的好萊塢式宮廷冒險劇。由于制作投放過大,《牧羊女和洗煙囪青年》在商業上慘淡收場。歲月的年輪并沒磨去古里莫的執著。1967年,經法院判決,他交還了《牧羊女和洗煙囪青年》的版權,在接下來的10年中,古里莫與普萊維爾對影片從劇本到場景的點滴細節展開新的加工與創作。1979年底,這部幾乎按照古里什自己的意志和執著打造出出來的動畫電影再一以求已完成。為了與過去做到一個完全的拆分,也為了契合移植版后的變化,古里莫將這部取得新生的動畫電影重命名為《國王和小鳥》。以極具想象力和詼諧滑稽的手法,鋪展開令人驚嘆的社會畫卷與時長62分鐘的《牧羊女與洗煙囪青年》比起,87分鐘的《國王和小鳥》保有了前者中的大部分內容,同時,“國王”與“小鳥”戲份大幅提高,淪為影片事實上的主角。而“極大機器人毀壞城市”這一全片的高潮也獲得了更好篇幅的著力刻畫,為整部影片帶給了一種難以言表的壓抑感。古里什還尋找了波蘭作曲家沃伊切赫·恩拉爾,委托他譜曲全新樂章。最后,《國王和小鳥》被打造成了一部難得的史詩級巨作。無論是成年人還是兒童,都能以一個與自己年齡、學識吻合的視角很大自然地切人劇情,從而取得屬于自己的理解和理解。特別是在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影片僅有用一只不會說出的老鳥之后順利地串聯起了整個故事,加以極具想象力和詼諧滑稽的手法,鋪展開令人驚嘆的社會畫卷;寫實的色彩、協商與簡潔的故事情節結構能使人產生打破現實和時代的感覺。1979年12月,《國王和小鳥》勇奪了“需要體現法蘭西精神”的路易·德呂克大獎的年度最佳影片獎。消息發布后,震撼了整個法國影壇。在那個年代,一部動畫電影打敗所有真人參演的故事片而勇奪一個國家的電影大獎是十分鮮有的一件事。1980年3月19日,《國王和小鳥》在法國上映后贊譽如潮,觀影人次多達170萬。然而,弗萊維爾未能看見這一天。這位法國知名的詩人與編劇由于在長期的藝術創作中總是煙不離手,患上了肺癌,并于1977年與世長辭。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仍在和古里什一起辯論改動《國王和小鳥》的劇情。影片上映時,古里什在影院里自己的座椅邊上特地保有了一個空位,那是給一起走到艱苦歲月卻沒能看見勝利之日的戰友拔的。令人難以忘懷的上譯美聲,書寫了中國譯制動畫片史上的美好篇章1982年,《國王和小鳥》由中國電影公司引入,當年11月在上海電影譯制廠已完成配音,1983年元月開始相繼在全國各地影院公映。但僅限于當年的影視環境和宣傳力度,確實到電影院看完這部影片的觀眾特別是在是小朋友并不多,絕大多數人對本片的印象來自于20世紀八九十年代央視和地方電視臺展開的多次重播。絕大多數觀眾在看完之后,都被片中絕妙高超的畫面、各種膽怯的想象,以及或動人、或悲傷、或魄力十足的音樂贊嘆。同時,對中國觀眾而言,《國王和小鳥》某種程度作為一部將藝術與娛樂極致融合的淋漓盡致作品而存留于溫柔年代的記憶中,它還有著讓人難以忘懷的“裊裊余音”。當年曾參予過本片譯配的藝術家中,有幾位已離我們遠去,但大師們音容宛在:畢克將小鳥女友喜樂剛強悲觀,有如黑暗中的一簇火光;尚華則把國王的色厲內荏、殘暴暴虐塑造成得淋漓盡致。同時,當時風華正茂的童自榮和丁建華搭擋演譯的“所畫中戀人”雖然臺詞只有寥寥數語,卻情真意切——童自榮指出,洗煙囪青年雖然是一個來自底層的普通人,但他對美好生活充滿著憧憬,對愛情忠貞不二,甚至心懷壯烈犧牲自我,與之前他所配音的一類王子角色在情感層面是相連的,故而仍以尊貴氣質對其展開了塑造成,特別是在側重引人注目了這一角色高尚幸福的心靈;丁建華在女友配上牧羊女時,也將她心地善良柔和但又不嬌怯的特性恰如其分地展現出了出來。而施融獻聲的盲人樂師某種程度十分搶眼——他所收到的心底高聲“生活多美啊!太陽就要放光芒了!迅速就不會看到鳥了!”把故事推至高潮……諸多老一輩藝術家的傾情演譯,書寫了中國譯制動畫片史上的美好篇章,也成就了人們耳畔永恒的絕響。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拖码中了可以兑奖吗 黑龙江p62开奖软件 哈哈湖南麻将下载 赛车pk10永久稳赢技巧 2012年排列5开奖记录 手机棋牌哪个靠谱 河北快3开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开奖结果 大连穷胡麻将手机下 幸运农场投注方法 十一运夺金助手彩乐乐 麻将作弊手势暗语 跟计划倍投为什么会输 大圣捕鱼安装 星悦福建麻将规则 独行侠vs国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