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1993107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大江大河》:時代弄潮兒的三副面孔

2020-11-12 12:57上一篇:那些經典海外動畫片是這樣走上中國熒屏的 |下一篇:沒有了

齊偉“1977年10月21日,《人民日報》公開發表社論:各級領導干部要反對青年人錄取大學……”電視劇《大江大河》第1集中于,宋運輝為了謀求上大學的機會倔強地誦讀《人民日報》社論的這場戲,讓觀眾忘記了他的紅背心、白襯衫、藍褲子和藏在厚實近視鏡后的那雙懦弱卻又忠誠的眼神,也切切實實地把我們扯返回了那個被命名為“改革開放”的時代。2018年,經歷了中國影視界的滌蕩,穿越了“如懿后宮”,習得了“延禧進擊”,溺且膩于宮闈內斗戲的觀眾們,步入了以改革開放40周年為底色的《大江大河》。對于更加年輕一代的觀眾而言,改革開放是個“大詞兒”,往往更容易“聞”而難以“感覺”。“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真理標準問題大辯論”“白貓黑貓論”“南巡講話”等等與改革開放涉及、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我們早已可以如數家珍,倒背如流。只不過它們更好地存儲在我們的歷史理解體系中,卻并不更容易轉入我們的審美理解系統。可以說道,一個被稱作“改革”的時代的來臨,使得社會的每個角落、每個階層乃至每個人都產生了反感的波動。他們是現實生活中生動的個體,即使是變革時代再次發生的極為微小的變動對于他們來說都是極大的,都能引發其萬千感嘆。

《大江大河》:時代弄潮兒的三副面孔

難過的是,這些距離當下并遠比太遠,布滿各處的反感波動和萬千感嘆正在被今天的影視創作者們再次搜集、甄選和新的選曲,并以一幅幅輪廓明晰、生動可感的改革弄潮兒的面孔呈現出在觀眾面前。毫無疑問,《大江大河》里書卷氣和技術流撲面而來的宋運輝、“江湖氣”與“猴氣”集于一身的雷東寶、身材矮小卻腦袋靈光的小楊巡,是三個極具青春氣息的面孔,堪稱羞歸屬于1980年代的、改革先行者的三副面孔。國企改革者宋運輝是全劇的核心人物。縱觀全劇,宋運輝的茁壯源自天資,難以身份,得于忍耐,傳世忠誠。白背心、白襯衫、藍褲子、薄劉海、虛弱面龐前架著的近視鏡完全符合了我們關于1970年代末知識青年模樣的全部想象。而天賦異秉與“名門很差”的填充標簽,則使觀眾從厚實的近視鏡片后理解出有更加多的信息:懦弱中透漏著傲氣,傲氣中潛藏著一絲信念。在接到大學入學通知書后與姐姐的河邊長談中,那句“人知道無法行差踏錯半步”,顯露出了他先前茁壯的全部秘密。不論是上大學阻礙,還是在金州化工廠接踵而來權勢紛爭,創作者大大將他發售生活常軌之外,甚至置放事關個人前途的絕境。才是是在變動的環境和動蕩不安的命運中,宋運輝的每次自由選擇及其背后所突顯的性格的復雜性才以求顯出,一個忍耐耿直的國企改革者的面目也顯得明晰輪廓。經過部隊的嚴苛歷練、身份是黨員、年紀輕輕就淪為村支書,雷東寶這樣的出場人另設,是那個時代大多數年輕人不肯想象的。與宋運輝書卷氣的面孔有所不同,率領村民們發家致富的村支書雷東寶身上則充滿著“江湖氣”與“猴氣”。這兩股共存的氣息讓根正苗紅的雷東寶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闖勁兒。他緊隨政策,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韙地回頭在政策面前,率領全村人包產到戶、籌辦磚廠和電纜廠,打響了一片天地。“江湖氣”與“猴氣”既成就了這位農村改革者,也讓他時時處在“脫韁”的邊緣。難過的是,雷東寶的身邊還有妻子宋運萍和縣長陳平原。從故事情節功能層面來看,這兩個人物是雷東寶行動的管束者。他們分別從家庭情感、政策法規等適性對他展開著規訓。然而,隨著縣長陳平原的卸任,尤其是妻子的車禍自殺身亡,使得雷東寶被推至某種人生絕境。這種看起來虐心的情節設置背后只不過是為了考驗雷東寶能否打破某種農民身份的局限性,并已完成對自我的管束。不管是編劇故意為之,還是有心之薦,相比于宋運輝和雷東寶兩個男主的“低”與“大”,《大江大河》中的個體戶楊巡卻變得稍微“小”。這種“小”首先是身體思辨層面的,不論是年齡、體重,抑或是面龐,小楊巡都變得沒宋運輝和雷東寶“矮小”。在非常寬的時間里,男性形象的矮小壯碩與其社會地位之間的聯系,或許依然隱約僅存在我們的潛意識里。盡管這種英雄時代殘余的觀念目前為止仍然有效地,但是我們依然堅信還有另外一套話語的闡述力:身材矮小矮小的男性軀體中或許潛藏著某種更大的動能。在這個層面上,我們觀賞到了楊巡的小身軀,也看見了其不同于宋運輝和雷東寶的大功能。不論是一出場展現出經濟頭腦的“饅頭換雞蛋”,還是獨自一人亡命東北“碰運氣”,抑或是回家鄉操持個體做生意“買線纜”,這個無所依傍的小楊巡大大在夾縫中謀求生機與商機。在遭遇了女友背叛和五金市場假貨事件后,楊巡當眾燒毀了五金市場里的全部假貨,并豎立了“誠信為本”的經商理念。在這個下墜前進的時代中,楊巡已完成了個體從盲從、唯利到誠信以定的觀念的茁壯,他作為個體經濟的典型形象也以求奠定。毋庸置疑,《大江大河》塑造成了宋運輝、雷東寶和楊巡這三副具有生活氣息的典型面孔。他們的典型性和豐富性就在于其中蘊含著改革開放時代重大事件所引起的反感波動和萬千感嘆。即便不援引某種理論,我們也可以明晰地行兇金州化工廠的宋運輝、小雷家村支書雷東寶以及他們各自茁壯軌跡的電磁輻射適性,即改革開放進程中國營經濟、集體經濟和個體經濟在歷史轉型的新時期遭遇的各種新問題與新的挑戰,以及“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歷程。最為絕佳的是,該劇并沒全然將宋運輝、雷東寶和楊巡處置成某種觀念或社會力量的形象載體,創作者著力于這三個人物形象總結力的同時,也為其移轉出有了各自的個性空間。也就是說,雖然這三個人物是某種理念的形象化身,但他們各自又具備與生俱來的個性,這種個性又在其茁壯中受到來自時代、社會與周遭人的規訓與機車。也許未來的人們不會證明,20世紀80年代是一個蘊藏豐富性與特異性藝術想象空間的段落。它的豐富性和特異性不僅反映在“改革開放”的時代命名時所容納的那批歷史文化事件,還在于那些支撐時代信息、由此可知可感的一副副生動面孔。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黑龙江22选5预测 手机qq麻将怎么改性别 河南481遗漏查询 重庆时彩时彩官网 百搭麻将下载 重庆麻将换三张怎么看骰子 辉煌彩票app下载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前 麻将来了哪个上分快 今晚免费波色单双大小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琼崖海南麻将脚本 安徽快3大小走势图 拉塞尔篮网庆祝手势 九乐棋牌官方网站 河北排列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