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1993107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沙漠蝗逼近我國!專家提醒:當心潛在威脅

2020-10-28 12:57上一篇:經濟發展和環境污染同步關系減弱 中國進入可持續發展通道 |下一篇:沒有了

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沙漠蝗有可能的遷出路線。圖片來源:張澤華、胡高、涂抹雄兵2月11日,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向全球預警,期望高度戒備當前正在侵襲的蝗災,避免被侵略國家經常出現糧食危機。FAO警告稱之為,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和索馬里境內沙漠蝗的規模和破壞力,使非洲之角的糧食安全面對前所未有的威脅。

沙漠蝗逼近我國!專家提醒:當心潛在威脅

2020年春季,亞洲國家印度、伊朗和巴基斯坦越冬蝗卵產卵,可構成群居型蝗群,造成嚴重危害,并可蔓延抵達緬甸西南部。蝗災南北引發我國各界注目。為此,《中國科學報》專訪了中國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研究員張澤華、中國農業大學昆蟲學系由教授石旺鵬、國科農研院特約研究員張鑫。不回避沙漠蝗從緬甸遷出我國的可能性《中國科學報》:據報,4000億只蝗蟲已抵達印度拉賈斯坦邦,您如何看來蝗災的發展趨勢?▲ 張澤華:導致此次蝗災的主要是沙漠蝗。我國西藏自治區與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邊境北鄰區域為沙漠蝗蔓延區,但由于環境、氣候、食物的局限,對我國境內農業生產威脅并不大。由于青藏高原的隔絕,必要遷飛轉入我國內陸地區的可能性大于。另外,即便遷出我國邊境省份,也很難再繼續入侵到我國內陸地區構成危害。不過,在沙漠蝗再次發生比較嚴重的年份,蝗群不會從印度向南、向東蔓延到孟加拉國和緬甸境內。如果蔓延到這個區域,向我國云南南部遷出的風險減小。▲ 石旺鵬:根據FAO近期公布的沙漠蝗情報、沙漠蝗的習性及當前的氣候條件分析,東北非和中東蝗群正在大規模蔓延和遷入,有些蝗群早已開始繁殖,經過1~2個月的發育將更進一步構成新的蝗團和蝗群。在紅海兩岸的蝗蟲將構成新的蝗蝻團伙和成蟲蝗群,并向沙特阿拉伯的西南遷飛蔓延,部分蝗群從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邊界地區又遷飛到利比亞和安曼等,構成新的災害。《中國科學報》:根據觀測,這些蝗蟲否不會抵達我國境內?▲ 張澤華:沙漠蝗蔓延區可抵達緬甸西南部,緬甸離我國最近的距離大約100~200公里,同等海拔高度的區域最近距離大約1000公里。有兩個最重要的時間點必須推崇。第一個是5月份,如果在印度、緬甸有數量較小的遷飛種群,加之印度洋西南季風出現異常強大,那么蝗群在700hPa高度翻過橫斷山脈的機會大幅提高,遷飛轉入我國云南境內可能性較小,在季風起到下,甚至還不會轉入到廣西、四川。第二個是6~8月份,如果印度、緬甸沙漠蝗得到掌控,災害持續頻發,下一代成蟲在西風急流與印度洋西南季風聯合起到下,轉入我國境內的概率陡然升高。▲ 石旺鵬:因為天山、昆侖山和喜馬拉雅山脈的天然屏障,非洲沙漠蝗群遷飛轉入我國的可能性較低,但不回避蝗群不會從印度西部向東遷飛,轉入緬甸、老撾等東南亞國家,繼而入侵我國云南、西藏、廣西等地,進而蔓延到全國其他適生地區。▲ 張鑫:我國西部邊境退守著帕米爾高原、喜馬拉雅山、橫斷山,連同緬甸西北的若進—那特山脈,包含了一條天然屏障,海拔皆在2000米以上,應當能有效地切斷其東遷對我國導致的必要威脅。但我們也不要輕視,因為印巴兩國的農作物早已被不吃的很慘了,一旦超過沒啥可吃的境地,這群蝗蟲很有可能會轉變遷移方向。例如,少量蝗群有可能突破地勢較低的那特—若開山進至緬甸、泰國,再行北入我國云南、廣西地區,還是不存在較小有可能的。或者取道中亞轉入我國新疆,但概率極低。高度重視對糧食安全的潛在威脅《中國科學報》:沙漠蝗為何在今年構成如此大規模的蝗災?▲ 張澤華:有幾個原因。首先,沙漠蝗前年和去年再次發生的基數較為大,繁殖數量大。其次,今年,非洲再次發生區構成了較為大的降雨,使得沙漠蝗在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產卵了,都發掘出了,構成了可觀種群。如果像往年那樣分出廠地從土里出來,蝗蟲的天敵還需要殲滅一部分。但同時發掘出使得沙漠蝗抵抗天敵的能力減小,人類的預防措施也馬上實行。而且它的危害比較嚴重,移動到哪兒就一掃而光。▲ 石旺鵬:據分析,過度耕種毀壞了非洲草原生態系統是主因,加之今年的氣候條件,如降水合適沙漠蝗的再次發生。

沙漠蝗逼近我國!專家提醒:當心潛在威脅

《中國科學報》:假如蝗群遷出我國,否不會對我國糧食安全導致影響?▲ 張澤華:我國(除西藏)內陸地區,近30年來沒沙漠蝗產于及為患報導。一旦入侵,將面對再次發生規律不得而知、監測技術缺少、防控艱難等諸多不確定性,并有可能對我國糧食生產安全性、草原生態安全性和生物安全性包含嚴重威脅。建議高度重視,強化統一領導,動態動態監測,作好物資儲備,制訂防控預案。同時,創建國際合作交流機制,強化科學研究力度,聯合應付威脅。▲ 張鑫:這次起始自非洲,中興于印巴的蝗災,很有可能轉入沒法我國領地,或者近于有可能只有部分蝗蟲能轉入我國云南、廣西或者新疆,對我國糧食安全起將近威脅起到。全球氣候變化給治蝗帶給挑戰《中國科學報》:近年來,我國蝗蟲預防情況如何?▲ 張澤華:我國產于的蝗蟲有1000多種。可成災的蝗蟲有將近50多種,分成兩大類,一類是需要遠距離遷飛的種類。另一類是無法遠距離遷飛,經常性成災的,在14個省區草原上再次發生比較嚴重,有時也不會遷出到農田為患。我國蝗蟲災害主要再次發生在農區和草原省區,最低年份再次發生近3億畝,平均值1.5億畝,年均損失18億元人民幣,曾對我國糧食生產和草原區生態安全性包含嚴重威脅。近年來,我國蝗蟲預防較為順利,堅決動態監測,一旦找到及時防控。對農田危害較為小。但是,草原蝗蟲預防工作還任重而道遠。多年來,草原上蝗蟲再次發生面積較為大,但每年的預防面積僅有占到再次發生面積的30%左右,所以留給的隱患較為多。▲ 石旺鵬:建國以來,大范圍頻發蝗災被掌控,但是局部地區的蝗災時有發生。我國創建了較為原始的蝗災監測和防控體系,有國家防蝗指揮部負責管理領導全國蝗蟲的監測和防控工作,各級政府正式成立了防蝗站,負責管理本地區的蝗蟲監測和防控工作并請示國家防蝗指揮部,國家防蝗指揮部統一調配救災資源,確保了蝗災的及時掌控。《中國科學報》:我國在蝗災管理上有哪些經驗可可供國際社會糅合?▲ 張澤華:治蝗方針是,預防為主,綜合防控;原則是飛蝗不降落成災、非遷飛蝗蟲不蔓延為患、境外遷出蝗蟲不二次降落為患。在預防方面,當種群大爆發時,不會使用高效低毒的化學農藥展開防控;如果蝗蟲再次發生不相當嚴重,則使用天敵、微生物等生物防治手段。這些都可為國際上預防蝗蟲糅合參照。▲ 石旺鵬:我國在蝗蟲監測預警、體系建設、生物防治和生態治理等方面累積了充份的經驗。我國農業植保部門于是以強化與聯合國糧農組織蝗蟲委員會及涉及國家合作,實施信息互通,牽頭監測,牽頭防控,幫助他們調查監測數據分析和預防新技術等,的組織涉及專家辯論制訂應急監測防控方案等。《中國科學報》:未來,我國蝗蟲管理必須留意什么?▲ 張澤華:我國的飛蝗現在掌控的比較較為好,對糧食安全目前沒威脅。但是,潛在的風險還是有的。比如,全球氣候變化造成原本不應再次發生蝗蟲的地區,現在合適蝗蟲再次發生了。蝗蟲再次發生區不斷擴大后,如果沒適當預案,就不會導致潛在的威脅。不應強化氣候變化對蝗蟲再次發生規律影響研究,研發智能化監測預警技術和設備,研發新型微生物治蝗專用藥劑,創建綠色可持續防蝗技術體系。對于境外遷出性蝗蟲,不應強化國際信息溝通與合作,森嚴監控蝗蟲遷飛路徑,一旦找到遷出種群,須要應急啟動防控預案,及時作好防控工作,把好中蒙邊界的北大門,中哈邊界的西大門,中緬、中印邊界的南大門。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北京赛车官网下载 湖人vs季后赛 麻将软件怎么破解 过往开奖记录 重庆快乐十分杀1码计划 浙江11选五5一定牛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 湖北监利麻将玩法 大神娱乐官网下载网址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爱乐彩 捕鱼游戏怎么玩 万能麻将辅助软件下载 981棋牌手机版 无极奇趣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 河南22选5推茬号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