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1993107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聯合國海洋特使:“我們有辦法讓人類存活下去”

2020-11-02 12:57上一篇:環境時評——藍天拼圖呼喚更多“人努力” |下一篇:沒有了

聯合國海洋特使:“我們有辦法讓人類存活下去”

現在維護海洋還再也,聯合國特使彼得·湯姆森說。江蘇連云港的漁民在攤魚臘。圖片來源: Wang Jianmin/Xinhua/Alamy Live News聯合國海洋問題特使彼得·湯姆森是個身負愿景的人,這個愿景就是解救海洋這一全球僅次于的生態系統。這是一項艱難的任務:30年來,海洋的所有身體健康指標都在急劇上升——大多數情況下甚至是急劇下降。例如湯姆森也否認,1974年全球90%的漁場都正處于可持續捕魚的狀態,但到2013年,這一比例已降到略高于68%。圖片來源:SIWI與此同時,人為污染的負面影響也有所增加,激化了對生態系統的毀壞。全球海洋吸取了過去30年間人類活動產生的大量熱量。隨著碳排放量急遽上升,海洋也吸取了大量二氧化碳,超越了海水的酸堿平衡,而海水的酸化讓貝殼類海洋生物的存活顯得更為艱難。海水逆溫暖酸化對水下生命的影響是災難性的。發展和污染讓許多國家的沿海生態系統遭嚴重破壞,而這些生態系統是很多海洋生命的繁衍生息的地方。塑料污染如今無處不在,甚至在海洋深達也能找到它們的身影。彼得·湯姆森與聯合國早于有合作:2016-17年間曾兼任第71屆聯合國大會主席,此前任斐濟派駐聯合國代表,現在作為聯合國海洋問題特使,他大自然要特別強調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特別是在是目標14(維護和可持續利用海洋和海洋資源以增進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這也是他工作的基礎。全球海洋危機湯姆森說明說道,他的工作主要是推展構建可持續發展目標14,力求在目前海洋維護水平較低的背景下,找到海洋氣候影響、酸化、富營養化和過度捕魚等這些日益不利的問題的解決方案。全球趨勢并不悲觀。目標14拒絕全球在2020年之前增強沿海生態系統,并在2025年之前增加廢棄物和營養物污染。但根據聯合國數據,土壤中營養物質不足導致的污染和富營養化于是以造成沿海水域持續好轉。最典型的就是土壤化肥積聚造成海洋中植物生長過密,海洋動物因氧氣而無法存活。聯合國評估的大型海洋生態系統中,16%的生態系統正處于沿海富營養化的“低”或“最低”風險類別,其中還包括大部分中國沿海水域。過度捕魚的情況某種程度令人擔憂。現在的目標是在2020年之前中止非法、無管制和并未報告的捕魚活動(IUU捕魚),同時中止危害的漁業補貼,并通過科學的管理規劃有效地監管捕魚活動。湯姆森認為,目前海洋保護區僅有覆蓋面積了國家首府范圍內13.2%的海洋環境(距海岸200海里以內),而國家首府范圍之外,僅有0.25%的海洋環境獲得了維護,占到全球海洋總面積的5.3%。漁業補貼,尤其是燃料補貼依然不存在,而這正是中國遠洋船隊需要在全球海域作業的根源所在。可持續發展是有可能的湯姆森否認仍有許多工作要做到,但也堅決指出這方面的希望必需之后,可持續發展目標的框架至關重要。“我堅信氣候變化和海洋變化,氣候行動和海洋行動是21世紀的重大任務。”他告訴他“中外對話”海洋。“海洋是地球生命的起源,而它正處于危險性中。”“可持續發展目標的意義是什么?人類要想要以公平的方式在地球上再現昨日的巔峰,有兩條路,追根溯源就是2015年達成協議的兩項協議:《巴黎協議》和可持續發展目標。這兩項協議來之不易,而且也不像一般來說指出的那樣,是由官僚、政客或者業界制訂的。它是各國及聯合國194個成員國經過多年談判,最后在巴黎和紐約達成協議的共識。把二者融合一起,就是我們人類在地球上存活下去的秘訣。”“這兩項協議必需融合在一起實行,”湯姆森之后道,“否則我們說出就沒底氣。我堅信,也是最先堅信的人中的一員,只要這兩項協議獲得了心目中的繼續執行,我們就有熱情的理由。”但可持續發展目標的不存在到底如何促使轉變呢?“可持續發展目標是由明確目標構成的,”湯姆森說明說道,“目標14下面有10個明確目標,主要是鼓舞國際社會構建這些目標。我們對自己問責——就像期末考試一樣。”“就目標14而言,10個明確目標中有4個要在2020年已完成。說實話,我們目前在沖刺。這4個都是可以構建的,但最艱難的是其中的第4條,即完結IUU捕魚和過度捕魚:這是一項十分艱難的任務。另一個是到2020年海洋保護區的面積最少超過全球海洋面積的10%。現在我們早已超過了7.4%,所有我對這個目標非常有信心。提高沿海和生態系統管理方面也積極開展了大量工作。第4個目標是完結危害的漁業補貼:世貿組織有責任中止這些補貼,我們于是以為此希望——燃料、造船補貼和生產能力不足。

聯合國海洋特使:“我們有辦法讓人類存活下去”

他們給我們原作目標,我們必需堅決達成協議。”為了保證這4項2020年目標的構建,聯合國于是以計劃在明年舉辦一次海洋會議,擅自對進展情況展開審查。山東青島的工人們清掃富營養化的海灘藻類。圖片來源: Alamy未來的根本性挑戰“我們現在踏上正規化了嗎?如果沒,我們要怎么辦?”湯姆森說道。“這些目標不是紙上談兵,也不是隨便制訂的,它們是可以構建的,我們如果不去做到,那就知道危險性了,可持續發展是不有可能的了。”他說道,IUU捕魚和過度捕魚仍是僅次于的挑戰。“33%的魚類種群遭過度捕魚,”湯姆森說道,“看見這個數據我很憤慨。如果我們之后現在的作法,它們就不會絕種。在短期內完結這種狀況對漁業社區而言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但我們必需讓他們明白,無法殺雞取卵。”“但要說我們不會中止IUU捕魚,就像說道我們不會殲滅犯罪一樣,總會有人在背地里偷偷地做壞事。

聯合國海洋特使:“我們有辦法讓人類存活下去”

全球每年有價值30億美元的非法漁獲經常出現在餐桌上,消費者和供應鏈不了拒絕接受。”湯姆森說道,有一些十分有效地的管理措施,還包括糧食和農業的組織的10年前通過的《港口國措施協議》(PSMA),其目的是杜絕非法漁獲通過港口轉入市場。“如果我們需要在2020年之前讓所有國家都重新加入PSMA,我指出這將是極大的順利。它是我們壓制IUU捕魚活動最差的武器,但大多數政府還沒有簽訂這項協議。我的主要工作是讓各國政府理解其法律拒絕,協助他們在2020年之前重新加入。”湯姆森除了企圖勸說中國等大國重新加入協議,還認識到一些有可能感興趣的小國必須有所不同類型的反對。“我正在希望慈善機構和非政府的組織與無意重新加入、且必須資金來決定檢查員在碼頭上工作的小國合作。對于一個小島嶼國家來說,為新的成立的職位派發工資是一件大事。所以我就想要,為什么不合作呢?資助和培訓當地人來專門從事這一工作,迅速就能在接下來的幾年里看見成果。PSMA是中止IUU捕魚的關鍵部分。”湯姆森說道,可追溯是壓制IUU捕魚的另一個關鍵因素。“這是第4次工業革命,我們應當能跟蹤到所有魚的來源。這應當是短期可以構建的,保證消費者去市場會賣到非法捕魚的魚。”目前,湯姆森正在為明年啟動聯合國“海洋科學增進可持續發展十年”計劃做到打算,該計劃目的強化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反對各國構建海洋的可持續發展。我們從這項計劃中進賬的科學知識至關重要,湯姆森說道。“現在人類只理解將近5%的海洋,我們期望在2030年之前完全理解它,以便作出準確的決策。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麻将好友房不见了 幸运28我提现成功了 南粤26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网站 龙王捕鱼机 大唐麻将代理元宝利润 体育彩票排列三 体彩天津11选5预测 下载单机麻将游戏四 东北麻将推倒胡 万人炸金花真钱版 江苏体彩7位数机选 天津11选五手机版 排列五我中了 江西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