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1993107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人類的未來取決于一個問題:地球是什么?

2020-11-04 12:57上一篇:生態環境部發布2019年“全國低碳日”海報 |下一篇:沒有了

定義“地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非常簡單。圖片來源:NASA/路透社如果你問科學家“什么是地球?”,答案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一位天文學家告訴他我們,“地球是一個速度呈圓形正弦的信號體,周期為一年,振幅為10厘米/秒。”另一方面,一位原子物理學家將地球稱作“表面或許所含元素周期表上所有原子的天體”。在一位研究演化植物的生物學家顯然,地球早已淪為“生命演化多達30億年的家園”。一位哲學家指出,在地球上,“人類權利讓我們對物理學和生物學的規律深感驚訝,同時還要畢竟”。地質學方法是刻畫地球的特征,找尋其獨有之處。地球科學家問:為什么礦產資源如此少見且產于不均勻分布?是什么要求著山脈和海底的形狀,以及數十年到數百萬年的周期性氣候波動?地球的結構和運營節奏在太陽系中是獨一無二的嗎?為了創建全世界的宏偉宗譜,地球科學家找尋過去的痕跡,找尋我們現在所看見的一切事物的起源:大陸、磁場、冰蓋、土壤以及深層地幔和地核的礦物。我們確認其名字和日期,按時間順序對它們展開排序。但這絕不是一個清晰明確的定義,忽略,我們找到地球就越來無法定義。首先,地球是動態的,在所有維度上都受到各種變化的影響。在數百萬年的過程中,我們身邊的一切事物――冰川、大氣中的氧、土壤甚至陸地――其外觀、氣味都會有所變化。例如,南極洲的冰蓋在3000萬到4000萬年前才構成;在3至5億年前陸地上經常出現藻類植物和根系植物時,甚至還不不存在含有有機物和礦物質的土壤。生命的產物地球無法界定的另一個原因是它受到生物進化的影響:液態水的充裕性,板塊構造的持久性,以及活性氧中有機礦物質的豐富性和多樣性。這是地球的一些獨有之處,但它們或許都是必要或間接的生命產物。

人類的未來取決于一個問題:地球是什么?

約在23億到24億年前,產生氧分子的含氧細菌演化后旋即,臭氧和氧氣開始在大氣中積存。因此,水被牢牢地鎖住在地球上,而不是像在金星上那樣漸漸逃離現場到太空。而且水對保持活躍的地質構造來說至關重要,所以地球獨有的動態性也有可能與長壽的倚賴光合作用的生物具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在人類世中,我們也淪為一種地質力量。如今,人類社會幾天內獲釋的二氧化碳量相等于一年的火山二氧化碳排放量;因此,二氧化碳較慢在大氣、海洋和生物圈中積存。這種不均衡則展現出為大氣較慢氣候變化、海洋酸化和海洋巰基。正如生物生命影響整個地球系統的進化,地球系統也在引領和塑造成生物生命的演化。風化的大陸為生物體的生長獲取必須的營養,環境變化作為一種檢驗劑,在最細致的分子水平上塑造成生態系統的結構、元素成分和演化。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長年上升有可能增進了新的、高效的生物生長途徑的構成與發展,將大氣中的二氧化碳鎖住在有機分子中。這些途徑促使了2020-03-08 歐亞大陸和美洲大草原的生態系統。地球是一個互相聯系的系統,在數秒到數十億年間再次發生一系列的反應,將生物圈和巖石圈連接起來。盡管我們對這個系統知之甚少,但我們所告訴的是我們正在較慢地調整它,但轉變對地球來說是常事。24億年前含氧光合作用的演進,以及數億年前陸地植物的經常出現,早已徹底改變了這個星球。就像細菌一樣,人類通過累積技術能力、充份收集能量以及將廢物獲釋到環境中,早已毀壞和重塑了碳循環。那么新進展是什么?我們在有意識地采取行動,事實證明我們無法應付地球新的經常出現的挑戰,無法調整我們對現有成就的定義。2015年,聯合國通過了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還包括與貧困、教育和環境有關的目標,闡述了我們確實期望打造出的世界與我們已創建的現實世界之間的差距。我們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來臨時于是以希望解決問題這些問題,人們更加意識到解決方案有可能不是來自我們的技術能力,而是來自我們與現有問題的關系。在網絡的地球系統中,我們僅次于的資產就是獨一無二的相連能力,我們能與更好的事物產生聯系。我們需要看見的價值不僅不存在于珍貴資源中,比如任何生物體,也不存在于藝術作品和科學知識作品中、不存在于現在和未來身體健康的生態系統中、不存在于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的生活中――完全無處不在。我們不僅需要建構物理聯系,還能構成智慧和情感上的聯系,這種獨一無二的能力轉變著一切,因為它使我們需要自律自由選擇自己的不道德方式,關懷我們聯合的家園――地球。在地質歷史上,這是我們第一次可以聯合退出用于我們所享有的力量,不為別的原因,只因這是準確的事情。這歸屬于道德領域的事,也是個人和社會的責任。轉變我們的不道德方式將極具挑戰性,因為我們僅有依賴不完備的科學知識體系,經歷著現實的和想象中的社會壓力,并且面對著時間和金錢的競爭性市場需求。變革將必須創意的共同努力,從內部積極開展工作,改變我們現創建的體系。幸運地的是,當我們體驗代理、同情,執著目標,提升適應力的時候,我們可以在挑戰中茁壯成長。如果,在第一次工業革命后兩個世紀,數億人仍在可憐,而海洋“氣候變化、變酸,空氣顯得令人無法排便”,這是因為我們早已基本上把命運創建在我們的能力最大化,即竭盡全力創造財富價值,而不是創建在所有人的理想狀態上。從這個看作,我們不會驚訝地找到,我們所做到的許多斗爭實質上都體現了我們缺少愿景,而非享有過多的愿景。有了對地質的后見之清,人類世的顯然革命或許不能是遵循道德規范的。我們不會自由選擇抗拒嗎?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济南 516棋牌游戏中心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连线 类似pc蛋蛋的网站 九乐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 福建快三购彩网 极速赛车技巧 1998公牛vs步行者 36棋牌新神兽技巧 特四码公开资料 网上二人麻将秘诀 东方6 1走势图综合版 上海雀友麻将机显示-3怎么修 北京快中彩质合走势 七乐彩专家杀号高手 真人麻将用微信付款 陈教授平特一肖大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