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1993107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重傷單車客致死 西雅圖郊山美洲獅遭擊斃

2020-11-17 12:57上一篇:海洋預警監測工作海洋觀測資料共享研討會在天津召開 |下一篇:沒有了

今年5月19日,兩位美國西雅圖居民到離市區大約50公里外的喀斯喀特(Cascades)山脈騎單車。他們在漢考克湖(Lake Hancock)附近的林業道路上,遭一只3歲的公美洲獅反擊。這是將近94年來西雅圖第一起美洲獅反擊喪命事件,也淪為美國全國性環保團體山巒俱樂部(Sierra Club)的探究題材,本文節編譯器自該會5月號雜志專文,探究此事件的來龍去脈,作為人獸沖突議題的參照案例。損害單車客的美洲獅最后被射殺。圖片來源:Sierra Club讀者投稿受害者之一是31歲的以撒.賽德鮑姆(Isaac Sederbaum),他被送往附近的醫院救護后已成功出院。但是他的朋友32歲的SJ.布魯克(SJ Brooks)則意外生還。布魯克是單車之友西雅圖分會的聯合發起人,生前大力推展女性和橫跨性別非白人族群的單車社團活動。初遇美洲獅時,他們依照華盛頓魚類與野生動物部(Washington Department of Fish and Wildlife,以下全稱 WDFW)建議的方法——大聲吼叫和用單車敲打地面,順利抓住了美洲獅,沒想到這只美洲獅旋即回到,并咬賽德鮑姆。布魯克上前逃走,美洲獅轉而反擊布魯克。雖然賽德鮑姆乘機逃出求救,最后布魯克仍意外遇難。WDFW北普吉茲海灣地區巡守小隊長艾倫.梅爾斯(Alan Myers)與團隊負責管理處置這次反擊事件。梅爾斯說道,這是他執業生涯第一次聽見被人咬死的美洲獅又調頭反擊。

重傷單車客致死 西雅圖郊山美洲獅遭擊斃

事發之后,梅爾斯的小隊循線射殺了這只美洲獅,并將尸體送到華盛頓州立大學獸醫學院的動物疾病診斷實驗室檢驗,企圖找到反擊再次發生的有可能原因。檢驗結果大約須要數周或幾個月才不會揭曉。美洲獅主動攻擊案例少見 原因尚待解剖學分析 專家指對外開放狩獵毋解決問題沖突當地媒體報導這只美洲獅十分“身材矮小”,但實情并非如此。WDFW熊與美洲獅資深專家李察.博索萊(Richard Beausoleil)回應,該美洲獅雖然體重偏高,但身上仍有脂肪,并不是骨髯嶙峋到“慢凍死”的地步,他說明,“美洲獅一般來說要穿越193公里找尋自己的地盤,而且還得跟其他公獅競爭,這不會消耗掉許多能量,因此高于標準體重25%并不少見。”另一方面,梅爾斯隊長指出狂犬病應當不是讓公獅發怒的原因,因為太平洋西北岸(Pacific Northwest)的美洲獅族群未曾經常出現過狂犬病案例。如何才能防止悲劇再次發生?有些人指出,美洲獅不會捕獵家禽,應當將獵獅的法規容許限制。博索萊有有所不同觀點:“美洲獅和狼是北美地區唯二會自我掌控族群量的物種,”它們的領域性極強,不會殺掉侵略地盤的同種個體。這回應,如果沒尋找自己的地盤,一些年長的美洲獅就不會凍死。他更進一步回應,目前在華盛頓州,已對外開放50個區域、250只美洲獅的狩獵額度,以保證美洲獅族群保持在理想數量。他指出,就算捕獵多達250只的額度,有可能也無法增加美洲獅的族群數量,只是讓年長的美洲獅有更加多機會尋找存活之地。“被雷電打中的機率較為低”問卷表明有半數民眾低估反擊風險目前大約有2100只美洲獅居住于在華盛頓州。過去100年以來,該州只再次發生過兩起美洲獅反擊喪命事件,在整個北美地區也僅有再次發生25起喪生案例和95起非喪命的反擊事件。“被雷電打中的機率都還較為低,”守望者地球(Earthwatch)首席科學家克里斯蒂娜.艾森柏格(Cristina Eisenberg)說道:“但懼怕大貓是人類的天性。”梅爾斯也表示同意這樣的眾說紛紜,并回應:“野生動物的反擊事件十分少見,然而這些悲劇印證了人們內心的想象,從而引起他們對野外的不安。

重傷單車客致死 西雅圖郊山美洲獅遭擊斃

”然而大眾對美洲獅的風險理解存在偏差。2010年時,博索萊曾展開華盛頓居民對美洲獅的理解和教育的問卷研究,結果顯示“有57%的民眾低估了美洲獅在美國48州(阿拉斯加與夏威夷除外)引發的死傷情況。事實上,每年估算僅有將近一人遭美洲獅反擊。”在華盛頓州,每年戶外休閑活動帶給的產值高達262億美元。據估計,740萬居民中有72%不會專門從事戶外涉及活動,未來十年人數還有望減少。預估到了2030年,該州人口將多達800萬人,是1980年人口413萬的將近兩倍,戶外活動人數也有望回來上升。根據華盛頓步道協會的眾說紛紜,每年有10萬人到北灣(North Bend)外知名的郊山Mt. Si登山,該地距離本案再次發生地點僅有幾英里近。美洲獅資料照片。來源:加州漁業和野生動物部由于西雅圖市中心房價上漲,促成居民轉至郊區買房,北灣人口已從1980年的1701人減少到2014年的6578人。而持續增長的游客也帶給了野生動物管理的挑戰。博索萊毫不猶豫地說道:“人類該為人獅沖突負責管理。”郊區居民經常以圈養山羊、綿羊和雞當成休閑娛樂愛好,卻也把美洲獅更有到郊區生活圈。而在這些偏遠地區與美洲獅不期而遇的人往往是單車客、跑步者和登山愛好者,因為動物也跟人一樣不會用于道路來較慢到達目的地。郊區擴展較慢民眾心態“人類有責防治人獅沖突”守望者地球的艾森柏格警告說道:“目前世界的人口密度有可能是史無前例最低,而且我們還用于腳踏車這類能讓人較慢穿過地景、前所未見的新奇發明者。奇怪的大貓有時不會對這些變化采行反應。”例如,反擊不得而知的東西。梅爾斯警告民眾,“我們是生態系中的一部分,而不是超然于其上。”華盛頓居民或許也表示同意這樣的眾說紛紜。在2010年的調查中,有90%的受訪者堅信:“當人類居住于在美洲獅的棲地附近時,人類該擔起防治人獅沖突的責任。”這意味著一開始就要防止與大貓不期而遇。WDFW建議民眾應當以結伴在戶外登山、防止天黑后仍獨自休息、別讓小孩走遠并寄予厚望他們、靠近美洲獅有可能捕食的地方且注意它們的蹤跡,并且維持營地整潔。

重傷單車客致死 西雅圖郊山美洲獅遭擊斃

博索萊指出到目前為止,民眾對于這場悲劇的反應仍科理性:“在這事件中,我們看見取得充裕教育和信息的民眾對這場沖突傳達哀傷,但他們也解讀這樣的風險是與野性大自然一起生活的一部分,并告訴美洲獅跟我們一樣有權力在這里存活。”同理動物一家人 維持警覺、調整行動是脫險關鍵艾森柏格堅信如果能從美洲獅的角度看來人類,有助人們同理這些動物一家人,減少人獸沖突。“人們指出美洲獅捕食是要夜襲人類,但事實上,這些大貓大多沒這種點子。它們并不是很想要和人類攪和,只是想吃、交配然后有個安靜的庇護所之所。人類做到人類的事,美洲獅過美洲獅的生活,它們只想避免我們。”她補足,“在有掠食動物捕食的戶外專門從事休閑活動或工作,本來就是危險性的,因此必需對這些危險性十分警覺。我研究掠食動物這么多年需要全身而退,就是因為對它們抱著非常敬畏的心。”意識到被美洲獅追蹤時,必需回來調整自己的行動。艾森柏格警告:“專門從事戶外休閑活動的人,一般來說不太會留意周遭的環境,因為他們只想挑戰戶外運動的體力無限大、盡情玩樂、或喜愛美景。他們往往只就讓自己,卻忘了自己也是整體動態環境中的一小部分。”在15年的職涯里,野生動物生態學家艾森柏格只被美洲獅追蹤過一次,她指出自己脫險的關鍵不過就是堅信直覺:“當開始顯露‘自己不應經常出現在這里’的念頭時,那你知道就該離開了。我曾多次有過幾次這種感覺,而被美洲獅追蹤時,這種直覺知道救回了我一命。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安徽高频十一选五 麻将偷牌回牌的手法 排列三试机号十期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11选5任选7每期必中法 东北正中哈尔滨麻将 pk10大小单双口诀 黑龙江6 1体彩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遗漏 捕鱼游戏机制 微乐吉林麻将app 七百搭麻将技巧口诀 体彩排列三软件下载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 四川快乐12任五遗漏 黑龙江22选5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