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1993107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跨國執法能鏟除花膠走私嗎?

2020-11-22 12:57上一篇:一圖一故事——一次對陶瓷企業的夜查 |下一篇:沒有了

花膠非法貿易早已親眼了最少三個物種的衰敗,中美墨的三方牽頭希望需要扭轉局勢嗎?圖片來源:Earnest Tse干癟、半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干貨店里的“花膠”看起來不過是一片曬干的魚鰾。然而,只要看完它比毒品還高昂的價格,你就不會本能地嗅出這塊魚臘背后簡單的故事。事實上,如果你看見的花膠價格膽怯便宜,那么它很有可能來自一種瀕臨滅絕的魚類,并且是通過非法貿易渠道回到你的面前。據上海海關通報,3月底,一名從墨西哥回到的20歲中國籍孕婦,由于裝載一百多個加灣石首魚臘魚鰾入境被被捕。此前一年,某種程度在上海被抓捕的兩名花膠走私者已分別被被判七年和八年有期徒刑。自2018年來,在五起有公開發表報導的中國海關搜出石首魚魚鰾走私案件中,共計32人逮捕,其走私貨物總價值多達3億元人民幣。這既體現出有中國和墨西哥、美國合力對這一非放貿易鏈展開壓制的效果,也讓人贊嘆這小小的魚鰾牽涉的極大利益。花膠貿易背后的物種衰敗史干貨市場上的花膠,不是某種特定的魚鰾,它是所有用作“清熱”的干魚鰾的總稱。但根據來源魚種有所不同,花膠的價格差異相當大,一斤花膠的價錢從幾百塊到數十萬平均。這種便宜的食物,是還包括中國南方在內一些亞洲地區的傳統滋補品。花膠的貿易同時也是一部野生魚類的物種衰敗史。加灣石首魚甚至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中國傳統上最“頂級”的“黃唇魚”(金錢鰲)魚鰾才是最正宗的花膠,其價比黃金,堪稱金錢膠。不過,由于過度捕魚等原因,原本棲息于在中國東南部海域的黃唇魚幾十年前就開始衰敗,如今早已很少能看到。

跨國執法能鏟除花膠走私嗎?

黃唇魚早在1989年就被列為中國二級維護動物禁令國內貿易,又因數量持續增加在2006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IUCN紅色名錄極危物種。黃唇魚因其魚鰾被不受歡迎現絕跡。來源: SadovyCheung, 2003在黃唇魚銷聲匿跡后,棲息于在很遠的墨西哥加州海灣的加灣石首魚淪為了花膠商人新的目標,沿襲了這種石首魚相似一個世紀的災難。從上世紀中前期起,墨西哥就向美國大量出口石首魚魚肉,過度捕魚造成其在上世紀70年代就轉入IUCN紅色名錄,又在隨后的將近20年內變成瀕臨絕種以后極危物種。花膠市場需求讓其命運雪上加霜。只是,石首魚魚鰾在擠迫的海關被抽查到的幾率很低;即便被查出,海關人員也有可能并不了解。因此,盡管“華盛頓公約”(CITES)序言一具體禁令加灣石首魚的國際貿易,這條橫跨半個地球的非法貿易鏈一直不曾插入。當然,更加莫名其妙的還得卻是同屬墨西哥加州灣特有物種的小頭鼠海豚。它因與石首魚個頭相似,分享棲息地,經常淪為石首魚捕魚的附帶犧牲品,目前成年個體只只剩18頭。地下花膠貿易浮出水面加灣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的處境直到2013年后才獲得國際社會注目。這一年,因為一位聽聞過石首魚花膠貿易的海關人員警覺,美國海關第一次在墨西哥邊境搜出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魚魚鰾,并車禍找到走私數量相當可觀。一位墨西哥鼠海豚專家也在當年公布了他的新研究,認為此前的保護措施未有效地增加小頭鼠海豚的喪生。2014年,維護的組織生物多樣性維護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公布了一封關于石首魚貿易的公開信,敦促遏止魚鰾非法貿易,維護瀕臨滅絕的小頭鼠海豚。因為這封公開信,作為中國CITES還款科學反對機構的中國瀕臨絕種物種科學委員會才開始注目這個遠在地球另一邊的物種。“我們(東臨科委)告訴這個東西在CITES名錄上,是禁令貿易的。但仍然不告訴它和中國有什么關系。”東臨科委主任助理曾巖說道。2018年中國搜出的第一例石首魚走私案,正是東臨科委遠程幫助海關官員破案的。當時,一名海關人員不確認搜出物是什么,將照片通過微信發給東臨科委專家,并在曾巖幫助下辨識了石首魚花膠。“(2015年)中國這邊首度調研的時候,才了解到這個東西是幾乎被隱蔽在地下,在市場清面上不太能看到…… 一線的工商人員海關人員,只不過并不是所有人都見過,”自然資源維護協會(NRDC)中國辦公室生態部主任華寧說道。牽頭執法人員同盟發力對于加灣石首魚這樣橫跨半個地球的大規模走私,只能靠一方之力無法容許。從2013年美中陸續開始注目這一問題之后,又經過了數年,一條牽頭了物種棲息地墨西哥、主要貨運國美國和主要消費市場中國的執法人員陣線才以求創建。2015年,中國當局對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的注目經歷了一次升級。當年6月,在有兩國高層參予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中,崩潰石首魚等非法貿易網絡淪為雙邊合作內容之一。環保NGO的調查曝光也加快了各方聯合行動。綠色和平東亞辦公室于當年5月公布報告,認為香港和廣州有不少海貨店都能獲取加灣石首魚魚鰾。同年5月和11月,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官方調查人員分別第一次走出香港和廣州的干貨市場,搜查走私花膠。要制止問題蔓延到,最差的作法依然是提高海關人員的偵查意識和能力。2016年10月,在日內瓦CITES第十七次會議上,中美墨三國月作出牽頭維護石首魚決議。12月,由國家瀕臨絕種物種進出口辦公室等部門牽頭國際環保的組織自然資源維護協會(NRDC)和野生救援(WildAid)在廣州舉辦了加灣石首魚研討會,以協助參會的廣州海關、漁政、市場監管和海警等近百人辨識石首魚魚鰾。會議描寫了加灣石首魚鰾及其臘制品辨識技術,并公布了手機限于的較慢視覺檢驗電子指南,而參會的美國魚類與野生動物管理局、墨西哥聯邦環境檢察署代表,則在會上共享了再次發生在各自國家的石首魚故事。2017年7月,第二次培訓在小頭鼠海豚和加灣石首魚的棲息地、墨西哥San Felipe城舉辦。2018年,中國海關順利偵破第一筆此類走私。“強力”執法人員之后綠色和平香港辦公室項目官員邰敏琳指出,有一點憂慮的是,石首魚魚鰾走私更加地下了。2015年之后,香港只有一例被指控的石首魚走私案,再次發生在海關入境。香港漁農署維護珍貴動植物咨詢委員會的一次會議記錄表明,在2015年第一次檢查之后,隨后直到2016年,市場上都沒找到非法花膠。但貿易并沒消失。國際環保的組織Sea Shepherd Global前亞洲總監Gary Stokes說道,2017年兩名計劃攝制石首魚魚鰾貿易紀錄片的德國人,在他的建議下去到中國澳門,只花上了四個小時就尋找一個可以賣給他們這種頂級花膠的人。對方展出了貨物照片,相提并論貨在香港,但是“運過來沒問題”。雖然如此,邰敏琳指出,大陸海關的行動對消費者和貿易商來說,都是一個十分最重要的信號。

跨國執法能鏟除花膠走私嗎?

她指出海關的行動和宣傳,可以讓之前只告訴魚翅的消費者開始注目到魚膠消費有可能的影響。這并非杞人憂天。由于當前網絡傳播更為普遍,且旅游也顯得更為便捷,更加多原本沒聽聞過魚膠的人也開始淪為這個“清熱佳品”的消費者。遠在西非尼羅河流域的鱸魚因為淪為了魚膠的新來源,于是以面對過度捕魚的威脅。至于只剩18只幼體的小頭鼠海豚,這個花膠貿易最無辜的受害者,壓制走私能起著的起到有可能受限。“挽回海灣鼠海豚,不是只能靠壓制魚鰾走私能已完成的,”曾巖說道,走私只是威脅小頭鼠海豚存活的因素之一,源頭棲息地維護才是最關鍵的。“只有他們(來源國)才能確實已完成讓物種在其原生境中延續的任務。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上海快3三同号推荐预测 江西快3平台 棋牌赢钱游戏 贵州十一选五测试 麻将玩法技巧 云南时时彩开奖记录 腾讯麻将好友房作弊器 管家婆期期准精选资料大全 金蟾捕鱼游戏 脉动棋牌手机客户端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微乐长春麻将小鸡飞蛋 481彩票网 排列5走势图200期 东北麻将app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